Previous

穎妍unfriend了我。

那是分手後第一百天,同樣是交往的第二年紀念日的那天,她unfriend了我。

無聲無息,毫無預兆般,一個認識的人就此在自己的交友網絡上完全消失。

我和穎妍在大學讀同一個學系,時間表上的課和她都湊在一起。

我性格是個頗為孤僻的人,很少會主動去認識新朋友。

最苦惱的事情在開學沒多久就發生,那一科的老師在第一堂就要求同學分組。

坐在後排的我看著各位同學,有些懵懵懂懂地四處張望,有些則已經圍好了一個小圈子。

我裝作冷靜,既不想主動和人搭話,又不想面對最後只得自己落下來的尷尬。

「同學,你有冇組呀?不如一齊?」前來搭話的就是穎妍。

原本懸空著的心一下子被抓著,但我仍然故作鎮定地回應一聲「好」。

突然之間整個班房的感覺都變了,由陌生到安定,原來只需一個人的一句話。

我回應過後,穎妍就走回自己原本的座位,我偷偷瞄一瞄她,發覺她們那邊是女生三人組。

換言之,我是小組的第四人,亦是組內唯一一個男生。

其後的課堂時間都是處理一些瑣碎事,放break的時候穎妍問我拿了電話號碼,把我加進了通訊軟件的群組。

「係喎,未問你叫咩名?」傻呼呼的她私訊我。

「阿弘,你呢?」

「朋友都叫我穎妍,但自己咁樣介紹好似有啲唔好意思hahaha~」

穎妍給我的第一個感覺是開朗、外向、友善,而且有人緣,是那種無論走到哪一個地方、哪一個國度都能馬上交到朋友的人。

而我呢?怕生、孤僻、內向,和她儼如是一個相反。

我和她,完完全全是兩個世界的人。

即使心跳的感覺清晰且強烈,我也客觀地認清到我們是絕對不可能合得來的。

「你諗緊咩?」回到現在,眼前的fiona問我。

在fiona位於九龍塘的獨立屋內,我和她相視而坐,享受著牛扒晚餐。

「呃…無呀…」我支吾以對。

「諗到出晒神都話無?」fiona呷一口紅酒,冷冷地道。

「唉吔nana~你呷醋?」我乘機逗一逗fiona。

相熟了之後,我偶爾會戲稱她作nana。

我和她,除了是老闆和員工的關係之外,的而且確還有什麼別的。

「嘖。」她不屑地噴一口氣。

「嗱嗱嗱,又皺眉喇你,陣間有皺紋又同我嗔。」我說。

「乜我而家望落好老咩?」fiona顯然有點憂心地問。

將屆三十四歲之齡的她,和我第一次遇見她時幾乎還是一樣,漂亮、貴氣、成熟、有魅力。

「我諗你就算過多十年都係咁靚。」這句是我的內心話,並不是因為賺了她很多很多錢而作出的奉承。

「口花花你就叻。」fiona不以為然。

我看著她,以優雅的姿勢切著牛排,上流人士的禮儀在餐桌上展露無遺,一時之間看得我出了神。

「你真係好靚。」我說。

「靚過佢?」她問。

「邊個佢?」我裝傻。

「你啱先諗緊嗰個佢。」fiona說,她早已看穿了我。

「好難比較。」我說。

「點解?」

「因為唔同類型。我想像唔到佢會好似你咁,亦想像唔到你會好似佢咁。」我說。

「叫你揀邊個靚啲咋喎。」fiona不解地說。

「你話過,女人唔係想聽大話,而係因為大話啱聽。」我說。

fiona莞爾一笑沒有回應,她已經知道答案。

穎妍在我心目中永遠都是最美麗。

如果把她們兩個放上討論區叫網友用正負評來挑選,結果可能在伯仲之間,而從一個相對客觀的標準上來看,fiona可能略勝一籌。

可是,穎妍永遠、永遠是最美麗的。

沒有人可以動搖。

Please Login to Comment.